<wbr id="6eesg"></wbr>

  • <font id="6eesg"></font><strong id="6eesg"></strong><strong id="6eesg"></strong>
  •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雜志 > 2021年 > 2021年12期 > 路徑/實務 > 區域

    劍指強省會, 三大“小透明”省會坐不住了

      作者:朱昌俊  來源:決策網時間:2022-05-17
    這三個歷來存在感不高的省會,為什么突然坐不住了?

    這幾年,“強省會”成為一個越來越重要的趨勢。從南到北,從西到東,不少省份都把建設“強省會”打到了公屏上。最近,就有三個城市,把“強省會”建設號角吹得更響了。

    一是南昌。2021年11月4日,履新的江西主官在南昌調研時強調,省會強則全省強,省會興則全省興。二是太原。2021年11月初,新任太原主官在講話中表示,不斷提升太原在全省的首位度和在全國的影響力。三是貴陽。在2021年10月底召開的貴陽貴安“強省會”專題培訓班開班儀式上,貴陽主官強調,要視責任如泰山、視使命如生命,當好“強省會”的先鋒隊、主力軍。

    從主官們的集體表態,不難看出太原、南昌、貴陽建設“強省會”的決心,以及“強省會”戰略受到的重視程度。這三個歷來存在感不高的省會,為什么突然坐不住了?

    為什么是它們?

    這要從三座省會城市的實際情況說起。

    截至2020年底,南昌、太原、貴陽的經濟總量分別為5745.51億元,4153.25億元,4311.65億元,在全國27個省會城市中分別排名第16名,20名,19名,均處于后半梯隊。

    從絕對體量看,在目前的27個省會城市中,經濟總量超萬億的城市已經達到11個。而南昌尚不到6000億元,太原和貴陽則剛突破4000億大關,差距不可小視。

    一般來說,看一個省會城市到底強不強,不能僅看它的經濟總量或是人口占全省的比重,也理應看它的實際體量。比如,銀川首位度雖然超過50%,但經濟總量不到2000億元,這恐怕無論如何都無法與“強”字沾邊。

    事實上,這些年通常被拿來比較的強省會代表城市,無外乎就是成都、武漢、西安,它們之所以被視作典型,除了首位度相對較高(都在35%以上),也與它們本身的綜合實力較強有直接關系(均是GDP萬億、人口千萬城市)。

    在人口方面,根據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南昌、太原、貴陽三座城市中,常住人口最多的南昌也僅有625.5萬人,貴陽次之,為598.7萬,太原更是只有530.4萬,全國排名均處于60名開外(南昌剛好為第60名)。很明顯,綜合規模而言,無論是經濟總量,還是常住人口,南昌、太原、貴陽,都亟需做大做強。

    “最沒存在感的

    省會城市”之一

    再看首位度。2020年,貴陽經濟總量占全省的比重為24.2%,太原為23.5%,南昌為22.4%,均低于25%。

    通常,說到“低首位度”省會城市,除了南京、濟南,不少人也會提到杭州、合肥,但其實,這兩座城市的首位度已經超過了貴陽、太原、南昌。尤其是南昌,甚至還低于福州、廣州的首位度。

    另外,就連與大連組成雙子星的沈陽,其首位度也達到了26.2%,比貴陽、太原、南昌都高。

    從常住人口看,貴陽、太原、南昌的人口占全省的比重也均低于16%,在27個省會城市中的排名,都在15名以外。所以,這三座城市的經濟、人口首位度,未必在全國最低,但也確實還有很大的潛力可以挖掘。

    有人或許會認為,貴陽、太原、南昌的首位度不高,人口、經濟總量規模不大,可能與所在省的規模不足有關。

    這其實是個“誤會”。比如,江西經濟總量在全國排名第15位,甚至高于南昌在省會城市中的經濟總量排名(第16名)。而擁有西安這樣典型的“強省會”城市的陜西,其經濟總量其實僅比江西高出不到500億元。

    貴州和山西的經濟總量在全國排名分別為第20和21名,與貴陽(第19名)、太原(第20名)的排名也基本一致??梢哉f,僅就經濟排名來看,南昌、貴陽、太原這三座省會城市,并沒有給所在省帶來明顯的拉動效應,尤其是南昌。

    這就能夠解釋,為何絕大多數省份在強調做強省會城市時,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一個說法——彰顯省會擔當。

    此外,一個同樣耐人尋味的現象是,貴州、山西、江西通常都被戲稱為“最沒存在感的省份”之一,而貴陽、太原、南昌,也多被視為是“最沒存在感的省會城市”之一。這種驚人的吻合,也恰恰反映出,省會城市實力與全省發展狀況的密切關聯。

    讓省會強起來

    事實上,這一輪“強省會”建設,我們還能夠發現一個比較突出的現象,那就是都得到了所在省的明確支持。

    如山東、廣西、江西、貴州等都把強省會(首府)戰略寫入了“十四五”規劃或建議。江西省“十四五”規劃提出,做強做優大南昌都市圈,推動南昌彰顯省會擔當、增強省會功能,增強核心主導功能和輻射帶動能級。

    貴州提出,支持貴陽做大,嚴格執行城市規劃,提高城市管理水平,推進貴陽貴安融合發展,提升省會城市首位度。山西則在最新的全省會議中,鮮明提出要建設太原國家區域中心城市,舉全省之力支持太原打造創新高地、產業高地、人才高地、開放高地。

    雖然說,任何一個強省會的形成,都離不開省一級的支持,但從過去的經驗來看,諸如“舉全省之力”的明確支持態度,還是相對罕見的。

    這充分說明,越來越多的地方都意識到,“強省會”對于一個省和地區的發展重要性??梢哉f,讓省會強起來,已經不只是關乎省會城市自身的發展前途,更關系到全省乃至一個區域的未來。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全國先后有七大城市(省會城市、副省級城市)被點名“引領帶動作用不夠”,“龍頭作用不夠”、“省會作用不夠”、“中心城市作用不夠”。這反映出,在國家的戰略考量中,省會城市也應該擔當起龍頭作用。

    對于江西、山西、貴州這樣的中西部省份來說,它們的經濟體量、產業結構都處于相對欠發達的狀態,而做強省會,正是實現全省發展突圍不可或缺的路徑之一。

    比如,經濟轉型,創新是關鍵。而一個省份的創新資源,絕大多數情況下都主要位于省會城市。如果省會城市的創新資源不能得到有效利用,很大程度將影響到全省的發展機會。

    所以,我們看到,江西提出要南昌打造都市圈經濟中心、金融中心、科創中心、品質消費中心和高端服務業發展中心,增強核心主導功能和輻射帶動能級。

    《貴陽市實施“強省會”五年行動方案》則明確,要當好闖新路、開新局、搶新機、出新績的排頭兵,奮力打造全省更具帶動力的火車頭、西南地區更具影響力的重要增長極。

    “強省會”進程并沒有結束

    “強省會”最終是要帶動全省發展,一些有強省會的省份其實已經在行動了。

    如四川于2018年就明確提出,在綿陽、德陽、樂山、宜賓、瀘州、南充、達州等7個城市中,鼓勵和支持有條件者,建設全省經濟副中心;河南“十四五”規劃提出,提升洛陽副中心城市功能地位,增強洛陽要素集聚承載和跨區域配置能力,培育發展洛陽都市圈;湖南在“十四五”規劃中明確,支持岳陽、衡陽加快建設省域副中心城市;榆林作為陜西省經濟增長的重要一極,被納入陜西“十四五”規劃;湖北省國土空間規劃(2021-2035年)(公眾版)》則提出培育襄陽、宜昌形成兩大新增長極。

    諸如此類,表明一些擁有強省會的省份,已經發展到培育“經濟副中心”這一步。這是對各省發展實際的一種順應,也現實地表明,一個省多點發展,與打造“強省會”并不對立。

    2020年,《求是》雜志的重磅文章提出,東部城市不能盲目“攤大餅”,中西部有條件的省區,要有意識地培育多個中心城市,避免“一市獨大”的弊端。這令一些人開始懷疑“強省會”,乃至大城市的發展方向。

    但現實表明,“強省會”進程并沒有結束,相反,做強省會城市的重要性被更多省份所意識到。

    這一幕的出現之所以讓一些人感到意外,其實是忽略了“中西部有條件的省區”這個前置條件。也就說,到底是打造強省會,還是避免“一市獨大”,說到底還是要看各地的“條件”。

    比如,連省會城市都沒起到應有的帶動作用,或者說本身就沒有真正“獨大”,或是到“獨強”的地步,就別擔心什么弊端了。每個地方都要真正認識到自己到底發展到哪一步了,而不是盲從。

    另外,說到“一市獨大”,還必須提到一個細節。過去,一些省會城市做大做強,采取了區劃調整,也即我們通常所說的“合并”的方式,但現在,這種操作將越來越難。2021年以來,國家相關部門和多個規劃中,都提到要“慎重撤縣設區”,要推動超大城市“瘦身健體”,這些都是非常直接的信號。

    因此,對于南昌、太原、貴陽等省會城市來說,要讓自己變大變強,必須得努力提升內涵式發展的定力,“捷徑”已經不多了。

    (作者系區域經濟研究學者)

    3
    最新期刊
    X
    X
    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视频

    <wbr id="6eesg"></wbr>

  • <font id="6eesg"></font><strong id="6eesg"></strong><strong id="6eesg"></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