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6eesg"></wbr>

  • <font id="6eesg"></font><strong id="6eesg"></strong><strong id="6eesg"></strong>
  •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智庫 > 領導藝術

    干部“躺平”現象怎么破?

      作者:羅玉亮  編輯:紀海濤  來源:決策網時間:2022-04-21
    有人總結干部“躺平”的表現形式:推拖繞式“躺平”、偷奸?;健疤善健?、擔心問責式“躺平”和未老先衰式“躺平”。

    最近,干部“躺平”現象引來很多批判。有人總結干部“躺平”的表現形式:推拖繞式“躺平”、偷奸?;健疤善健?、擔心問責式“躺平”和未老先衰式“躺平”。

    為什么會出現干部“躺平”現象?

    破解干部“躺平”,應該怎么辦?

    多“解決”少“解釋”

    對于基層干部來說,由于群眾的對象不同、情況不同、思想認知水平不同、對利益的訴求不同、法律認知不同等原因,不能簡單地把群眾看作“支持政府工作”與“不支持政府工作”兩種。很多工作的背后,還有著歷史的背景、人際關系的背景、左鄰右舍比較的背景等。

    群眾都希望能夠在公平的基礎上,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這就形成了新形勢下群眾工作的難度。許多事情不是基層干部靠“解釋”就能夠解決的,而是要靠“解決”去解決的。

    但是,基層干部權力有限,上級領導往往“只派任務不處理矛盾”,甚至“只要結果不要過程”。致使一些基層干部不得不采取推拖繞式“躺平”:領導不論怎么批評,你講你的、我做我的;既不頂撞領導,又不反饋給領導,讓時間解決問題。

    其實,任何一項工作,作為領導干部不能“一說了事”,應當要跟進決策,及時地幫助基層干部“解決”問題,才能把工作做好、做到位。

    譬如,創建城市文明要對道路上無證行駛的“三小車”進行整治(小三輪人力車、電動車、非機動車)。一些地方只是出臺“三小車”道路行駛禁令,然后就把任務分派到各個單位,單位再分派給基層干部上門做工作。有的干部多次上門,磨破嘴皮也無法勸車主不上路。是基層干部不盡力嗎?不是,而是領導干部不跟進。

    之所以基層干部“解釋”沒有用,是因為車主有現實的困難。有的是農民進城年齡大了需要謀取生活費;有的是殘疾人家里有子女要撫養;有的農村的孩子在城里上學,家長來陪護,業余時間賺點生活費等。有需求就有市場,不論干部怎么講城市需要文明、“三小車”有多么危害,群眾講的只是自身利益。

    那么,怎樣才能把這項工作做好?必須要上下聯動,左右協動。領導干部應當及時了解匯總基層干部上門摸清的情況,由政府分門別類及時出臺新的政策。如,拿出一些公益崗位解決車主就業問題、對殘疾人進行殘疾救助、對生活困難家庭進行低保保障等;同時增加公共交通,讓出行的有車可坐。

    在這種情況下,基層干部還會去推拖繞式“躺平”嗎?

    多“授漁”少“授魚”

    隨著公務員凡進必考制度的實施,近些年,基層干部隊伍出現了兩種現象,一種是干部老齡化嚴重,很多基層干部體弱多??;另一種是基層干部中剛畢業年輕人增多。

    他們多數出自獨生子女家庭,在家是“明珠”,在單位還是“明珠”。很多人出了家門,進了校門,又到了單位門。不是他們不愿干而要“躺平”,而是實實在在的能力不足無法勝任才“躺平”。

    一些工作上級領導只講要去干,而不講怎么干,所以就出現了平淡化、簡單化、算盤化、紙上化。有人稱這樣的干部是“機械式努力”,看似在工作,只見手動,不見腦動,致使許多工作“講了講了,講完就了”。

    這樣的干部又被稱之為拈輕怕重做樣子式“躺平”:領導不問,從不匯報;領導過問,只匯報干了,不匯報結果怎么樣。

    譬如,一位領導在檢查防汛工作時,發現河堤上有一戶人家養了幾千只鴨子,對于即將到來的汛期是威脅,就命令水利部門要盡快拆除。水利執法人員到場拆除了房子、趕跑了鴨子,就走了。第二天,被拆除的養殖戶一家三口卻出現在信訪局門口。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原來,這一家三口是兄弟兩個帶一個殘疾老母親,弟弟還是智障兒。房子拆了,他們沒有了住處;鴨子跑了,他們沒有了生活,所以要到政府上訪。

    假如領導事先安排人去做個調查,事先拿出解決問題的方案。比如,讓所在地政府找一個可以養殖的地方,讓他們搬遷過去繼續養殖;給他們安排一個過渡房子,然后落實好殘疾人補助和低保。再去拆除,會不會出現一家三口到政府上訪的結局?顯然不會。

    所以,干部“躺平”,領導有一定的責任。不能只“授魚”不“授漁”。管理界有一句名言:一只狼帶領的一群羊,可以打敗一只羊帶領的一群狼。

    多“激勵”少“苛責”

    作為領導者,管事必須要先管好人。管好人,不僅要有方法,還要有一定的領導藝術。

    近些年來,隨著干部年輕化的推進,加上從嚴治黨的要求,一些領導干部往往強調基層干部要有“政治站位”,強調紀律的多、要求的多、處罰的多,而忽視了自身的領導方法和領導藝術,尤其是科學地配班子、帶隊伍。

    動不動拿問責來壓干部,致使一些基層干部出現擔心問責式“躺平”:寧愿不做事或者少做事,也不愿意去出事。因而,造成干部擔當不足“不敢為”。雖然一些地方出臺了干部問責“糾錯機制”,但是,還是害怕出錯被問責而帶來麻煩。

    一個合格的領導干部,不是“苛責”下屬,而是會“激勵”下屬,在激勵中讓干部想干、主動干。激勵干部作為的手段和方法很多,譬如信任激勵、需求激勵、關懷激勵、尊重激勵、寬容激勵、重用激勵、升職激勵等等,都會給基層干部想干、主動干帶來活力。

    現在許多領導干部只會“苛責”不會“激勵”,動不動拿出紀律與處分的大棒去壓人,讓敢于擔當的干部也被大棒嚇著,寧愿“躺平”,也不去擔當作為。

    其實,對于基層干部來說,領導就是一把“傘”,能夠為基層干部遮風擋雨,基層干部才會奮力奔跑。否則,跑起來的只能是領導干部自己,而站在那里看的卻是基層干部。

    領導干部怎樣才能帶好隊伍?一條重要的措施,就是要多“激勵”少“苛責”。有的基層干部之所以“躺平”,不是沒有個人能力,而是認為自己跟錯了人。

    一些領導只會讓下屬做事,卻不知道如何關心和關愛下屬。譬如,在縣一級有很多干部,當了10多年的副職且年齡50多歲了,卻連三級主任科員都不是。

    有人會說:2019年不是已經實行職級并行了嗎?是的,但中央的好政策在基層執行起來,就特別地難。未老先衰式“躺平”的背后,其實是動力不足“不想為”。

    春秋戰國時期,魏國有一位將領叫吳起,曾以5萬兵打敗50萬秦軍,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陰晉之戰。吳起統率三軍,從沒有高高在上、盛氣凌人的姿態,而是與地位最低的士兵同甘共苦。行軍的時候不騎馬乘車,還要親自背負糧食,分擔戰士的勞苦。

    在行軍途中,有一個戰士生了癰疽,疼痛難忍,吳起看到情況很危急,就用嘴給他吸膿。所以,士兵都愿意為他賣命。

    中國自古就有一句名言:士為知己者死。解決干部“躺平”問題,不能只在基層干部身上“下藥”,關鍵是“關鍵少數”。

    (本文作者為決策雜志專欄作者,系中國領導科學研究會理事)

    13
    最新期刊
    X
    X
    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视频

    <wbr id="6eesg"></wbr>

  • <font id="6eesg"></font><strong id="6eesg"></strong><strong id="6eesg"></st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