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6eesg"></wbr>

  • <font id="6eesg"></font><strong id="6eesg"></strong><strong id="6eesg"></strong>
  •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智庫 > 創新樣本

    “獵豹”還是“樹懶”: 南京溧水激勵基層創新放大招

      作者:劉成良 李子赟  編輯:紀海濤  來源:決策網時間:2021-07-26
    南京市溧水區在江蘇省首設“獵豹獎”“樹懶獎”,通過正向激勵和反向鞭策,用力打破基層不敢創新、守成而不出事的作風問題,營造“亮政績、比創新”的良好氛圍。

    做只“獵豹”,還是當只“樹懶”?

    近期,在對標找差創新實干推動高質量發展大會上,溧水率先制定鼓勵基層創新的實施意見(試行),并在江蘇省首設“獵豹獎”“樹懶獎”,明確指出要尊重基層首創精神,推動各級干部勇闖“無人區”、敢做“領頭雁”,在“六大實驗示范區”建設和無人引領、無例可循的全新領域實現加快突破。

    為什么是溧水?

    “溧水之問”

    “今天的溧水,前有標兵、后有追兵,我們在比學趕超別人,別人也在比學趕超我們。如何穩居(南京市對區考核的)第一等次、如何持續爭先領跑、如何把南京南部中心的發展定位變為現實地位,成為新征程新起點對標找差工作的‘溧水之問’?!蹦暇┦袖嗨畢^委書記薛鳳冠說。

    過去五年,溧水從名不見經傳的郊區,逆襲成為人們眼中的“黑馬”。2020年,溧水經濟總量突破900億元,五年連跨四個百億元臺階,離千億大關僅一步之遙。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79億元,增幅為12.1%,位列南京第三,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6.4%,位列江蘇全省最高。

    2月18日,春節假期后第一個工作日,南京“新春第一會”公布了2020年市對區綜合考核結果,溧水排名全市第三,位列第一等次,這是該區第四次獲得“第一等次”獎牌。而2019年溧水還被評為江蘇全省高質量發展考核先進區,由此邁入江蘇省區縣第一方陣行列。

    此外,溧水還在推進“國家農業高新技術產業示范區、國家臨空經濟示范區、健康江蘇實踐示范區、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寧杭合作試驗區、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實驗區”等六大試驗示范區建設。多塊“國字號”牌子,讓溧水不經意間亮出了“爭雄全國”的壯志。

    “雖然取得了許多歷史性突破,但更多的是與過去比,溧水全面加速崛起也就兩三年時間?!毖P冠表示,對照五大發展理念,溧水與選定的佛山順德區、蘇州昆山市、湖州安吉縣、廣州花都區、無錫江陰市5個地區以及總標桿杭州余杭區,還存在絕對差距。

    從2019年發布的全國綜合實力百強區榜單來看,溧水區位于第52位,余杭區高居榜單第7位,2020年GDP總量高達3050億元。

    而在溧水比學趕超別人的時候,鹽城大豐等地也把溧水列入比學對象。這種“前有標兵,后有追兵”的形勢,對溧水來說,慢進也是退。

    “溧水之問”如何破題?基層創新就是切入口。

    “改革創新最大的活力就蘊藏在基層和群眾中間?!弊罱K,溧水選擇在面上對標找差,繼續堅持方向不變、目標不變、決心不變。在點上,把鼓勵基層改革創新作為重要路徑、重要抓手、重要突破,以科室站所、村(社區)為創新單元,以問題解決中的重點突破、工作落實中的創造性貫徹、營商環境中的流程再造為主攻方向,激發基層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將其轉化為創新發展的重要動力。

    為基層松綁

    溧水區在全省首設“獵豹獎” “樹懶獎”,通過正向激勵和反向鞭策,用力打破基層不敢創新、守成而不出事的作風問題,營造“亮政績、比創新”的良好氛圍,體現了地方政府直面問題、勇于破局的責任擔當。

    值得說明的是,對不作為者施以頗具隱喻的負面“獎項”,溧水并非首創,泰州市2016年曾設立“蝸牛獎”用以鞭策懶政怠政的行為,一時間引起輿論高度關注。不同的是,“樹懶獎”設立的初衷是劍指基層創新不力者,這也從側面反應出地方政府面臨的創新壓力與焦慮。

    基層政府是聯系國家和社會的重要紐帶,不僅是各項惠民政策的直接執行者,也承擔著民情聯絡、下情上達的重要使命。然而,近年來一些地方突出的形式主義、基層負擔等問題給基層行政帶來了沉重的壓力,地方干部有限的精力耗散在文山會海、填表做材料之中。

    盡管各級政府已經意識到這些問題,并且大力倡導為基層減負,但是強大的制度慣性與條塊關系的深層次矛盾,使得減負效果在一些地方收效甚微。習近平總書記曾深刻指出:“形式主義實質是主觀主義、功利主義,根源是政績觀錯位、責任心缺失,用轟轟烈烈的形式代替了扎扎實實的落實,用光鮮亮麗的外表掩蓋了矛盾和問題。

    以基層工作中較為突出的留痕主義問題為例,雖然這種制度設計的初衷是為了提高決策的科學性和公共政策的嚴密性,將一個公共政策從設計、執行、評估的過程全部納入可追溯的系統。

    這一設計本來是為了能在決策出臺后起到監督的作用,也方便日后追責;但是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工作留痕變成了留痕工作。對于留痕的要求不斷提高,要求的報表、臺賬、照片、視頻材料越來越多,留給真正了解問題、解決問題的時間被大大壓縮,這無疑是本末倒置?!昂灥健蔽幢赜眯墓ぷ?、走訪“拍照”未必了解民意。這些看似“實在”的工作要求,最終落入了形式主義重負的窠臼之中。因此,有必要對基層事務進行分類處理,對于涉及群眾工作等事務,可以采用結果考核的方式,而不必拘泥于民情走訪記錄等臺賬工作的留痕管理模式。

    創新的關鍵在于賦予基層活力,這離不開為基層松綁。伴隨著行政部門規范化的發展,制度規則也在不斷完善,這些原本無可厚非,但是由于條塊矛盾的長期存在,一些規則并不合理,并且成為了束縛基層的條條框框。

    例如,各個條線部門對基層工作的臺賬要求、檢查評比、考核督查等標準不斷提升,結果使得原本“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的基層治理格局面臨著更加復雜的困境,這成為基層治理的痛點和難點。

    因此,溧水在改革過程中就將為基層松綁作為一項重要內容,通過全面清理規范各類會議、檢查評比等活動,嚴格控制“一票否決”事項,防止層層加碼、過度留痕等問題出現,為基層干部放手干事、將精力集中在地方發展和民生事務方面創造制度空間。

    樣本價值

    創新離不開基層自主性的充分發揮,這不僅需要基層政府能夠實事求是地完成各項自上而下的任務,還需要有主體性的統籌考慮公共事務。

    如果基層干部僅僅將自己定位為政策的執行者,在各種規章制度中疲于應付的話,則容易陷入故步自封的困境之中。

    值得警惕的是,一些害怕出事、甘于平庸的心態在影響著基層干部的行為,為了規避風險,按照政策規定的程序決策,淹沒在歷任官員的“政策流”中,也不敢創新和打破常規思路,安安穩穩、不犯錯地度過任期。

    當然,不能將這種問題都歸因于基層干部的保守心態,事實上,由于當前基層工作考核機制的不健全,客觀上確實容易產生“鞭打快?!钡睦Ь?,干的越多,錯的幾率就越大,更容易收到懲罰,反而什么都不做也就不會犯錯,甚至還有可能受到褒獎。這種不合理的現象成為了基層創新的一道枷鎖,亟需打破。因此,賦予基層創新活力的關鍵,不僅需要為基層干部破除心理上的障礙、創造干事創業的良好氛圍,還要建立起容錯糾錯機制,對于敢于嘗試、敢于創新者給予一定的包容性空間。

    在改革中,溧水區就特別強調擔當精神,要求各級做到上級為下級擔當、組織為個人擔當、干部為事業擔當,建立合理的容錯機制,允許基層在創新實踐中犯錯,這種擔當精神的傳遞則是基層創新中的重要定心丸。

    基層的改革創新,有實踐就會有犯錯,建立合理的容錯機制,仔細審查哪些是為了推動發展的意外失誤,科學認定哪些行為可以推動創新,旗幟鮮明地支持敢于擔當責任,勇于創新,有心為群眾改革發展的干部,為他們撐起“保護傘”。更何況敢于創新、敢為人先的行為,本身就值得一個“獵豹獎”。從這個意義來看,對于墨守成規、故步自封者,確實該用一個“樹懶獎”予以鞭策。

    當前基層治理中依然存在不少風險和挑戰,解決這些問題,需要基層治理體制機制的進一步優化,來回應群眾“急難愁盼”。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基層問題的解決之道,都要從基層實踐中尋找創新辦法,為群眾解決實際難題。溧水通過設置這些獎項來支持基層創新的新點子、新方法,激勵基層干部用改革的思路謀劃發展,用創新的精神抓好落實,為建設南京南部中心涵養強大動力。

    這一激勵制度的探索實施情況和后續成效,對于基層創新的全國推廣具有一定的參照價值。正是因為“獵豹獎”和“樹懶獎”敢為人先,開了一個創新的好頭,再后續的工作績效考核與評定中,如何保持獎項的成色,如何提升“獎項”的含金量和鞭策力,讓金點子能變為“金山銀山”,更加考驗政府的治理智慧,也是輿論關注的焦點所在。

    (劉成良系蘇州大學東吳智庫研究員,李子赟系蘇州大學地方治理研究院助理研究員,本文為江蘇省社科基金項目“新時代江蘇城市社區治理現代化研究”(19ZZC001)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528
    最新期刊
    X
    X
    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视频

    <wbr id="6eesg"></wbr>

  • <font id="6eesg"></font><strong id="6eesg"></strong><strong id="6eesg"></strong>
  •